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辽宁 > 企业单位 > 正文

辽宁监狱管理局的企业成“老赖”的前前后后-辽宁设计公司

发布日期:2015/12/23 11:53:50 浏览:


司法机关本该成为懂法守法执法敬畏法律的楷模,成为带头践行和谐公正法制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模范,怎么会不讲诚信,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呢?在沈阳就有这样的事儿发生。2015年7月5日,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下达了民事判决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第一百零七条,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得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辽宁省监狱管理局警用装备站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10日内给付原告沈阳奥北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欠款387万元;并于2015年4月15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向原告支付利息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起”。“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判决生效十日内被告警用装备站未提起上诉,时至今日,近八个月过去了,被告非但没有执行法院判决,当法院执行人员前往强制执行时,装备站领导拒不配合,还玩起了藏猫猫。


辽宁设计公司


债务关系的由来


根据原告提供的合同,协议及沈阳中法债务通知等相关法律文件和对被告的调查,多年来辽宁监狱管理局设计院与监狱管理局警用装备站一直合署办公,辽宁众诚公司系设计院的下属全资企业。众诚公司欠沈阳藏宝斋玉文化博物馆(系奥北迎建筑有线公司的债务转让方)债务:1,2005年藏宝斋与众诚公司签订了三份顶帐协议,由藏宝斋用玉石帮助众诚公司偿还外债540万元,约定利息30万元;2,2007年藏宝斋购买了众诚公司欠辽宁北方传讯中心,沈阳超量电子发展有限公司到期债务877万元;3,上缴设计院警用车辆应得补偿款35万元,三项合计1452万元(未包括应计欠款利息)此后众诚公司偿还藏宝斋260万元,截止2009年初,尚欠藏宝斋债务1222万元。


藏宝斋参与法律诉讼情况


2006年,装备站与辽宁亿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联合开发装备站铁西仓库闲置地块并协议约定:住宅小区建成后,装备站收取固定利益为6000平米商品房。但是建成后,亿赢公司不仅未给付装备站约定的房源,还于2009年5月以后者在履行协议期间违约为由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装备站给付亿赢公司所欠借款及违约损失共2260万元。2009年9月,沈阳中法做出判决,认定装备站与亿赢公司签订的联合开发协议无效。装备站败诉,陷入承担巨额经济赔偿的境地。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装备站在经济困难无力继续诉讼的情况下,设计院领导请求当时与众诚公司有债务关系的藏宝斋签订三方协议,帮助装备站承担与亿赢公司的所有经济债务参与诉讼,并承诺由藏宝斋先期垫付所有费用,案件判决后优先偿还藏宝斋款项和所有垫付款,剩余款项归装备站所有。这样,藏宝斋冒着巨大的经济风险,以原告身份参与诉讼。诉讼中,虽然得到了相关部门的鼎立支持,但诉讼过程异常艰难,藏宝斋付出了巨大的财力人力,经历两次一审和三次二审,历时4年的漫长诉讼,取得了胜诉。2013年辽宁省高法下达民事调解书:扣除装备站原欠亿赢公司728万借款及应付利息后,亿赢公司支付装备站和藏宝斋1100万元,结清三方所有三方所有债权债务。诉讼结果,不仅装备站避免了2260万元的违约赔偿,还为其挽回了应得合法经济利益2400万元。


根据省高法出具的民事调解书,扣除原欠亿赢公司的借款及利息后,装备站和藏宝斋实得1100万元。为做好款项分配,厘清历史债务关系,由于兆阳总会计师代表监狱局主持召开会议,监狱局法规处白群处长,财务装备处宋涛处长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和设计院财务科长于耀州,藏宝斋负责人,以及监狱局法律顾问孙跃光等共同参与会议,并以备忘录的形式对会议内容予以确认,经充分协商,所得资金分配和善后工作决定如下:1,藏宝斋先期垫付诉讼费145万元,其中对有票据的70万元由所得支付,对无票据的诉讼费70万元,考虑到装备站的实际困难,由藏宝斋自行承担。2,支付律师代理费130万元。3,偿还藏宝斋欠款800万元。4,考虑装备站的经济困难,双方同意支付装备站100万元(该款项实际支付给了监狱局企业集团公司账户)5,装备站偿还欠款后仍欠藏宝斋422万元,双方同意一并由装备站挂账处理。6,在所欠款额中包括应补偿藏宝斋上缴警用车辆款35万元,由设计院核准后确认。


辽宁设计公司


装备站违背协议,不守承诺


依据由双方参与的协商会议做出的备忘录,在诉讼所得款项分配过程中,藏宝斋做出了较大让步:一是按照最初与设计院的约定,诉讼所得款项应优先偿还藏宝斋欠款和先期垫付费用,但在诉讼所得无法全部偿还债务的情况下,藏宝斋仍然同意拿出100万元补充设计院和装备站运转经费。二是前期由藏宝斋垫付的相关诉讼费75万元,在考虑设计院和装备站实际情况后,同意自行承担。但在藏宝斋作出让步的情况下,设计院和装备站并没有履行双方签订的备忘录中所规定的义务,在藏宝斋多次与其协商解决所欠尾款过程中,设计院与装备站主要领导徐洪胜(此人也参与了备忘录的签订)始终以“我在任期间不给装备站增加任何债务”为由,对所欠尾款拒绝挂账处理,同时也没有采取任何主动姿态与藏宝斋就债务问题进行协商解决。在2015年上半年的一次会面中,藏宝斋负责人问徐(当时在场的人员有设计院副院长和财务科长),诉讼期限快到了,债务问题怎么解决?徐表示我现在没钱,你起诉吧,胜诉之后我想办法给你。就这样藏宝斋在对方违背约定,没有诚意协商解决问题的无奈情况下,抱着一线希望提起民事诉讼,以为胜诉之后装备站领导能够说话算话。今年7月3日,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装备站10日内给付原告藏宝斋欠款387万元。时至今日,装备站领导再次失信,对自己的承诺毫无兑现之意,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背信弃义,视法院判决如儿戏,这样的行为与“老赖”又有何异呢?


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最新企业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